梧州社区

高清在线播放

  • 标签:9 观看:15250次
  • 简介: 中国高清网院线为您提供《梧州社区 - 第集》在线播放,剧情:梧州社区搂在怀中,一边亲嘴,一边替他脱下衣服。只见两‘‘‘个乳峰捏来不上一把,放去竟满胸膛,总是娇而且嫩,里面没有块磊的原故。及至‘‘‘脱去裤子,摸着阴物,其骄嫩与乳峰一样。未央生放他睡倒。先取一双小脚架在‘‘‘肩头,然后提起下身,也像弄丑妇的方法远远舂‘‘‘进去,要等他先受苦,后来才觉得快活。不想舂进去艳芳心上只做不晓得一‘‘‘般。未央生思想,赛昆‘‘‘仑的言语一字不‘‘‘差,若没有权老实的‘‘‘粗长之物,焉得有此‘‘‘宽大之阴?我若未经改造,只好做大仓一粒,焉能‘‘‘窥其底里?如今军容不足以威敌,全要看着阵势了。就把‘‘‘他头底下的枕头取来垫在腰下,然后按了兵法同他干起。艳芳不曾到好处,‘‘‘但见他取了枕头下去,又不再取一物与他枕头,就晓得此人是个‘‘‘贯家了。取枕头垫腰是行房的常事,怎见得就是贯家‘‘‘?要晓得男女交媾之事,与行兵的道理无异,善对敌者才能用‘‘‘兵。男子晓得妇人的‘‘‘深浅方知进退。妇人知道男‘‘‘子的长短,才识迎送。这叫‘‘‘做“知彼知己,百战百胜。”男子的阳物长短不同‘‘‘,妇人的阴户浅深不一。阴‘‘‘户生得浅的,就有极长之物也无所用。‘‘‘抽送之际定要留有余‘‘‘不尽之意。若尽根直抵,则妇‘‘‘人不但不乐,而且痛楚。男子岂能独乐乎?若阴户‘‘‘生得深的,就要用着极长之物,略短些也不济事。只是阳物‘‘‘生定怎么长得来到其间,就要用补凑之法。腰之下股‘‘‘之上,定须一物衬之,使牝户高张,以就阳物,则纵送之时易于‘‘‘到底。故垫腰之法,惟阳短阴深者可以用之,不是说枕头乃行房必须之物‘‘‘也。所以男子的阳物短者可医,小者不可医。与其小而长,无宁大而短。‘‘‘术士替未央生改造之时,只求其大,不使其长,就是这个缘故。如今艳芳的深,‘‘‘未央生的短,所以取枕‘‘‘头垫在下面。岂不是惯家?这种道理世上人还有知道,‘‘‘至于取枕头垫在腰下面,竟不取他物与妇人枕头,这种法窍就没人参得‘‘‘透了。妇人腰底下既有一物,若还头底下又有一物,则‘‘‘上身一段不过二尺多长,两头凸起,中间凹下,只当把妇人的身体拘断在下面,上‘‘‘面又压了一个男子,你道他‘‘‘气闷不气闷,辛苦不辛苦?况且妇人枕了枕头,面庞未免带反,口齿唇舌都‘‘‘与男子不对,极不便于亲嘴。‘‘‘男子要亲嘴必须鞠着身子往下面凑;妇人要亲‘‘‘嘴,必须便起颈项朝上面凑。‘‘‘碍了一个枕头,费人多少气力,所以干事之时无论垫腰不垫腰,总是颈项‘‘‘底下的东西断断留他不得。会干事的‘‘‘,将要动手,就把枕头‘‘‘推过一边,使他云鬓贴席,朱唇面天,五官四肢‘‘‘没有一件不与男子相合。上下二孔又与别的肢体不同,不惟相合而且相投,‘‘‘不惟相投而且相出入。男子的玉麈入于女子阴中,女子的绛舌入于男子口中,使‘‘‘他也有一件的便宜处。则乐事相均,而无有余不足之事‘‘‘矣。未央生把一只手取‘‘‘枕头下去,就把一只手托住他的头颈,安顿在席上,使面孔不歪‘‘‘不邪,以预为亲嘴之地。所以艳芳暗喜,知道他是惯家。未央生垫腰之后,重新提‘‘‘起小脚放在肩头,把两只手抵住了席,放出本事‘‘‘尽力抽送。每一抽,定要拔出半截;每一‘‘‘送,定要抵个尽根。只是一件,抽便抽得急,抵‘‘‘却抵得缓。为什‘‘‘么缘故?他恐怕下去急了‘‘‘要入得阴户响,恐怕邻舍人家听见,弄出事来,所以不敢放手。干了一会,那阴户‘‘‘里面渐渐紧凑起来,不像初干的时节汗漫无际了。未央生晓得是狗肾发‘‘‘作,阳物大起来的原故。就不觉精神百倍,抽送的度数愈加‘‘‘紧密。艳芳起先不动声色,直到此时方才把身子扭‘‘‘几扭,叫一声道:“心肝,有些好意思来了。”未央生道:“我的乖‘‘‘肉,方才干起头,那里就有好意思?且待我干到后来,看你中意不中意。只是‘‘‘一件,我生平不喜干哑事,‘‘‘须要弄得里头响起来,才觉得动兴。只是你‘‘‘这房子狭窄,恐怕邻舍听见,不好放手,却怎么处?”艳‘‘‘芳道:“不妨。一‘‘‘边是空地,一边是人家的厨房,没有人宿的。你放心‘‘‘干就是。”未央生道:“这等就好了。”此‘‘‘后的干法就与前相反,抽得缓,送得急。送进去的时节,就像叫花子打‘‘‘肋砖,要故意使人听‘‘‘见好可怜见他的一般‘‘‘。翻天倒地干了一阵,艳芳骚性大发,口里“心‘‘‘肝、儿子”叫不绝声,牝中淫水旁流横溢。未央生见他势头来得汹涌,要替‘‘‘他搽抹干了,重新再干,就伸手去取汗巾。不想摸到手里被艳芳抢‘‘‘去,不容他揩抹。这是什么缘故?原来,他‘‘‘的生性也是不是喜干哑事的,与未央生所‘‘‘好略同,但凡干事之时,淫水越来得多,响声越‘‘‘觉得溜亮。所以他平日干事随下面‘‘‘横流直淌,就把身子都浸在里边,也不‘‘‘许丈夫揩抹,直待完事之后,索性坐起来,把浑身‘‘‘上下拭个干净。这是他生平‘‘‘的嗜好之癖。未央生见他不肯揩抹,就悟到这个缘故,比前愈加‘‘‘响弄起来。又翻天倒地干了一阵,艳芳就紧紧搂住‘‘‘道:“心肝,我要丢了。你同我一齐睡罢。”未央生要骋本事,‘‘‘还不肯丢。艳芳道:“你的本事‘‘‘我知道了,不是有名无实的。如今不肯住手‘‘‘,弄了一夜,抵敌了两个妇人,也是亏你。可‘‘‘留些精神明夜再干。不要弄坏了人,使我没得受用。”未‘‘‘央生见他这几句话说得疼人,就紧紧搂住,又抽了一番。两个才一齐完事。完事之‘‘‘后,不曾说几句话,天已将明。艳芳怕他出去迟了被人看见,只得‘‘‘催他起来,自己也穿了衣服,‘‘‘送他出去。从此以后,未央生晓去夜来,俱是从‘‘‘门里出入,再不做梁上君子了。‘‘‘还有几次舍不得梧州社区

热播排行

好片推荐

精彩影评,等你抢沙发